当前位置 主页 > 马报开奖结果今晚 >

李少君《闯海歌》你问我要去向何方我指着大海的方向……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 点击:173
336*280广告

  李少君,1967年生,湖南湘乡人,198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,主要著作有《自然集》、《草根集》、《海天集》、《神降临的小站》等,被誉为“自然诗人”。曾任《天涯》杂志主编,海南省作协副主席,海南省文联副主席,现为《诗刊》主编,住建部鼓励租赁市场发展的试点城市,香港开一级作家。

  《闯海歌》注定成为《海天集》中的一座巨岛,对熟悉李少君诗歌的读者而言,《闯海歌》太真、太硬、太写实、太突兀,作者从过往的时光中一锹一锹挖出水、挖出土、挖出人,筑成这座巨岛。

  《闯海歌》无疑就是广阔的生活。全诗以诗剧体的形式叙述了“我”跟随“十万人才下海南”的经历,“我”坐火车、过海洋、乘长途汽车到海南实地考察之后决定大学毕业直接到海南谋生,期间遇到同样闯海的外乡人、热情的黎歌王以及不可避免的困难和对困难的化解……全诗最后以“我”创作的歌曲《我是有大海的人》作结,巧妙地把作者自己喜欢的作品自如地放了进来。

  写作《闯海歌》这类诗歌是一种冒险,它必须破除语言的洁癖,有时甚至必须颠覆诗人心目中深深扎根的诗之定义,且随我翻开《闯海歌》第三首《海口人民公园三角池》,看看诗中出现的招聘启事、合作邀请、擦皮鞋、摆地摊……这些意象怎及海浪涛声椰子树有诗意?对此西川早有预知,在《唐诗的读法》一书中西川有一段精辟之论:“忽然哪天化工厂爆炸,石油泄漏,地下水污染,股市崩盘,你写诗试试,你写不了,因为你那来自他人的、属于农业文化和进士文化审美趣味的、模式化了的、优美的、书写心灵的所谓‘文学语言’,处理不了这类事,因为你在语言上不事发明。”

  《海天集》里的叙事长诗《闯海歌》作为当代诗歌长诗写作的重要实践,依然延续了他习惯的路径,但又因为其叙述性而有着特殊的风貌。

  《闯海歌》献给海南建省办特区30周年,“致敬海南岛致敬海南人民致敬自由与梦想”,是献给20世纪80年代人的典范之作。诗中记述了80年代末一位大学生校园歌手为了自由与梦想,“奔赴真正的远方和自由的天地”海南岛,最终实现自我价值的过程,雄伟地展现了当时海南的自然景观和社会氛围。整首诗热闹、昂扬,一别于其他诗安静内敛的语调。“我被1980年代启蒙出自我意识和个人精神/我想要自我实现自我超越就得去大海边”,用长诗来记录一个年代的精神,谁读了这首《闯海歌》,谁就会深信理想不会失去,永恒的精神永远纯粹、热烈,谁都无法冷眼旁观于火热的事实。更何况这首诗在美学上有着令人沉湎的感染力:诗中的“我”与老船长一起出海,听黎歌王唱山歌,这些奇特的经历让人想起拜伦的《唐璜》,虽然是完全迥异的主旨;列车上众多“闯海人”的言语似乎有莎士比亚喜剧式的幽默;校园歌手“我”由流落天涯海角到走向公开演出舞台,甚至有一点普希金《叶甫盖尼·奥涅金》中青年的影子,不同的是本诗中的“我”在时代氛围中实现自我价值……

  他通过最后一首也就是第107首诗——目前而言他创作的最长的作品《闯海歌》,一下子将《海天集》的神性气质调整到“现实”的平台上,“问题”的浓度加重了,这首诗表明,尽管他在赞美、歌唱,但丝毫没有逃避现场、逃离社会,而是将个人的神经末梢扎入时代的脉搏之中。

  李少君一面低吟“林子里有好多条错综复杂的小路/有的布满苔藓,有的通向大道”(《在北方的林地里》),一面高唱“那一年,最流行的口号:为了自由与梦想/那一年,最激动人心的观念:实现自我价值”(《闯海歌》),就是试图在诗歌中,寻求个人和现实的统一。统一的目的,实际上是一种“立法”,换个词语表达,即孔颖达所说的“立德,谓创制垂法,博施济众,圣德立于上代,惠泽被于无穷”。在李少君这里,对中国来说取决于我们如何能,诗歌是启蒙的、拯救的也是理想的、现实的,他始终没有忘记,诗歌与这个世界在法度上是息息相关的,并可以为后者提供某种理性规范。

  “既然选择了翱翔,就要横行四海;既然选择了闯荡,就要乘风破浪。”这既是李少君在长诗《闯海歌》中的言说,也是闯海者共同性的心声,有着普适性的意义和“美学范畴认同”。

  李少君在《闯海歌》中抒写的经验绝非是他个人的单独经验,而是综合了闯海者共同性的人生经历。

  李少君在《闯海歌》中的自然主义经验的抒写,不是一种遮蔽,而是一种敞开,一种诗性的澄明。

  “日日开船顺风浪,撒网捕鱼鱼满舱/南海是我祖宗海,护佑子孙世代长”“渔姑靓丽又聪明,挑水下船勤织网,阿哥开船掌稳舵,采海归来天茫茫”“海鸥踏浪走四方,巨鲸巡游闯天涯。一生坎坷漂泊多,所幸港湾容我船。”这是李少君长诗《闯海歌》中最经典的文字和映像,技术性地完成了从自然诗学到政治性诗学的嬗变,凸现了《闯海歌》的生命美学和价值,以及一种隐形的,能够广泛认同的主流话语的历史性安置。

  如果一个人的视野只是乡土的,他精神上永远也只是乡土的;如果一个人的视野是世界性的,他就拥有了这种世界性的可能。李少君在《闯海歌》中借喻一个漂泊一生的老船长形象,生动地完成了从肉体到精神双重意义的隐喻。

  《闯海歌》中的尾声有着神来之笔,吹响了其整个诗作思想者的集结号:“我是有大海的人/我所经历过的一切你们永远不知道/我是有大海的人/我对很多事情的看法和你们不一样/海鸥踏浪,海鸥有自己的生活方式/沿着晨曦的路线,追逐蔚蓝的方向/巨鲸巡游,胸怀和视野若垂天之云/以云淡风轻的定力,赢得风平浪静/我是有大海的人/我的激情,是一阵自由的海上雄风/浩浩荡荡掠过这一个世界……”李少君之所以受到推崇,就是因为他不囿于地域、民族、国家、语种等等、而是有一种世界性的眼光和格局。

  他对印度圣雄甘地有着英雄主义的崇拜情结,并试图以自己肉身的受难来博取对弱者的同情和怜悯之心,这其实就是一种理性和爱的旋转与升腾。在其长诗《闯海歌》中只是借喻一个流浪歌手的“壳子”,只是借喻这个流浪歌手的“肉身”来安抚自己无处藏身的灵魂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……
上一篇:把论文写在广场 是一生的幸福   下一篇:没有了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神算子网| 管家婆一句话赢大钱r| 本港本台直播本港台现| 香港马会跑狗图正版| 白小姐特马网站资料| 香港六合晚上起什么| 跑狗图玄机图兄弟论坛| 白小姐六合彩特码专家| 五湖四海同祝贺是什么生肖| 红姐图库彩图话中有意|